直播门户网,中国第一直播门户网站!

直播预告 最美主播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红学院 > 网红主播是如何红起来的?套路很多 有秘籍

网红主播是如何红起来的?套路很多 有秘籍

新闻类别:网红学院发布时间:2016-11-30 11:02:43


  那则将快手带入舆论场并引发沸议的《残酷底层物语: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》在描述快手上各种匪夷所思的奇葩视频后,总结称快手是“混沌沉沦的中国农村”。

  真是如此吗? 在否认快手走的是农村路线后,赵丹阳表示,“快手反映的是中国真实的互联网现状——6亿网民呈金字塔状,底层大量的都是农村网民。”

  不过很难从相关统计数据中直接推导这一结论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6年7月发布的《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6年6月,中国网民规模达7.10亿,手机网民规模达6.56亿。在整体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6.9%,规模为1.91亿;从学历结构来看,我国网民以中等学历群体为主,初中、高中/中专/技校学历的网民占比分别为37.0%、28.2%。

  有分析文章认为,快手定位面向普通人,“使用门槛低,不会有人群和地域歧视,有手机,有账户,随时想拍就拍,这使得它的用户从几十万暴增到3亿。”

  “秘籍快手杰哥”的个人体验和观察印证了前述分析。这位快手玩家说,快手页面设置就三个选项“关注”、“发现”、“同城”,“简单粗暴,玩不懂微博的人都可以搞明白快手,而且用手机就可以直播。”

  不同于许多直播平台,主播和快手公司间没有第三方“工会”,当主播遇到被盗号、被封号等问题时,通常只能通过私信快手官方账号来反映问题,如果得不到回复,不少主播便选择千里迢迢进京解决问题。

  这样的设置虽有不便,但因为中间没有“第三方”抽成——主播和快手官方直接“五五分”礼物,获得了许多主播的青睐。一位来自廊坊的漂亮女主播王佳告诉记者,她今年刚从其他平台转到快手,“虽然有时觉得比较low,但是快手如今流量大,收入还可以。”她的特长是“喊麦”,母亲也玩快手,特长是唱歌。

  以快手中的“奇葩视频”来反观“中国农村”并不公允。澎湃新闻今年6月刊载的一篇文章《猎奇、审丑与异化,是看向社会底层和边缘群体的残酷目光》认为,《残酷底层物语: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》文中的“荒诞集锦不能代表这个app用户的全貌,更不能代表庞大且面目复杂的农村底层群体。”

  文章作者阿莫查阅快手中展现农村地区生活的一些视频后称,“就算和城市的风貌有一定差距,也基本是一些乏善可陈的内容,如直播家中的宠物产仔;直播通过异形相机扭曲形象搞怪;直播附近的活动;直播自己新买的衣服……与中上阶层的趣味和生活方式差别并不巨大。”

  赵丹阳同样否认快手上“奇葩视频”占主流,在记者面前,他拿起手机打开当日的主页,“你看也没有吧?”赵丹阳称,对于用户上传的视频,快手有600多人组成的审核团队。当记者提及刘娇娇“电钻吃玉米”的视频时,他笑了笑:“那个可能是有点那个……故意吧。”

  就像前述受访的快手玩家所称,在快手上,“乏善可陈”的内容并不容易获得关注,一些主播遂剑走偏锋,钻研出所谓的“奇葩视频”。

  在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汪凯看来,类似格调的文化此前较少大体量地展现在公众面前,因此对于快手的许多观众来讲,这是一种猎奇心态。“这些信息缺乏象征性的内涵,随着感官上的刺激慢慢淡化掉,火爆只是暂时的。”他说。

  土豪粉丝与江湖规则

  11月15日下午,“快手新闻电视台”坐在快手总部的沙发里,正为“炒作过头被封号”而苦恼。

  浑圆脑袋、戴一副圆框眼镜的“快手新闻电视台”本名朱磊,今年22岁,行内人称“小胖”。初二辍学后,他自称用假年龄在一家汽车公司上了三年班,工作内容是安装汽车左车门,“干的是最累的活儿”。后来他去到父母开的饭馆、超市里帮忙,直到今年4月,这位“前汽车工”开始玩快手,他想了个主意,每日播报快手里的奇闻轶事。

  按朱磊的说法,他起初每天起床后拿着纸笔认认真真刷快手、找素材、录制新闻视频,踏踏实实涨粉丝;后来看到越来越多人因为炒作,一夜涨几十万甚至百万粉丝,便也想“走捷径了”。

  通过和“社会你虎哥”的结婚、舌吻等炒作成功“快手新闻电视台”一下涨粉十几万,“粉丝们从原来的夸我变成了骂我,我让爸妈取消了对我页面的关注。”被骂不好受,但不耽误赚钱,在过了百万粉丝后,朱磊接到了一些手机、手表的广告,每天晚上直播他大约能有几千块的收入。

  现在,不管走到哪,朱磊都扛着“吃饭的装备”:摄像机、麦克风、折叠桌、三角架、照明灯、背景布。而此次进京,他本来是要和刘娇娇“炒作”的:在北京电影学院门口,朱磊以每人10块钱的价格雇了一群群众演员,拍了段“举牌下跪向刘娇娇道歉、被一群人追着打”的视频,为了克服笑场、跑的脚步跟不上摄像等诸多问题,视频录了很多遍。

  11月14日晚,“快手新闻电视台”和“刘娇娇”的号同时被封,朱磊感觉自己折腾了大半年的努力“付诸东流”——10月末至今,他一直在北京和刘娇娇策划拍视频,住在每晚600多块的宾馆里,半个多月花了8000多块。

  现在,他脚上正踩着一双价值5000块的LV休闲鞋,他自己买的,“就是想尝尝穿5000块钱的鞋是什么滋味。”还有一双5000块的GUCCI休闲鞋摆在一旁,刘娇娇送的——作为回报,他送了刘娇娇一台最新版的苹果手机。

  他告诉记者,虽然上个月靠直播收礼物、打广告赚了将近10万块,但还是觉得北京的消费太高了。

  在快手上,他每天几千块的直播收入一小部分来自于成群的小粉丝,“都是些不念书的。”收入的大部分来自“土豪”和互刷礼物的主播。

  

  “土豪”申文杰向记者展示自己的快手主页。于亚妮图

  申文杰就是他口中的土豪,这位“土豪”曾先后给不同主播送了三四十万的礼物,朱磊是其中之一。

  如今,两人正躺在北京一家宾馆标间的床上刷快手。被封号后,朱磊打不起精神做事,申文杰特地跑到北京来看他。

  申文杰今年23岁,建筑工程老板,他看起来似乎不太在乎送出去的三四十万,在记者面前,他自称,自己做一个工程就可以赚几百万。

  但事实上,申文杰通过送礼物涨了34万粉丝,他表示,将来可能做微商,让这些粉丝变现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热点文章推荐

栏目最新信息

yy文er-YY最佳女歌手、最佳女偶像

免责声明:本站所展示信息均由会员自行提供,会员依法应对其提供的任何信息承担全部责任,直播门户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。为保障您的利益,请注意可能的风险安全!

美女直播

直播门户网——中国火爆的主播导航网站,直播电商行业八卦资讯!
2014-2020 直播门户网©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95103号-1

直播门户手机站